雷雨

发布日期:2013-11-20 09:14:00   发稿人:药检院    来源:大江网-江西日报    阅读: 次   字体大小: [大]  [中]  [小]

作者:黄富强

正在灌浆的禾苗蔫蔫地耷拉着脑袋,田泥发了白,裂开了缝。种田人揪着心,望望天,满眼是对久旱能遇甘霖的渴盼。

到了傍晚,老天终于要演变脸的大戏,乌云遮天蔽日,天空如一口倒扣的铁锅,令人窒息。“轰隆隆”,犹如一颗飞雷从地平线滚起,飞到高空,“啪——”,让人心惊胆战地爆炸了。天壁撕裂,大地震颤,一道闪电从眼前掠过,如金蛇般曲曲扭扭向天穹窜去。

“啪、啪——”,又一声炸响更加猛烈,好像响在脚下又似乎炸在屋脊,恍若响在地上又分明炸在天顶,让人感觉雷声无所不在,却又不知从何而来。天际四周就像个铁皮桶,这儿被摇撼,那儿被擂动,“轰轰轰”一声接一声。闪电更加密集了,鞭子似的横甩竖抽,让人头晕目眩,眼冒金星。闪电瞬间映照下的房屋、树木、田野都变了样,俨然稀奇古怪的图画。雷电,成了主宰世界的霸主,任由驰骋天下……

天地间有几秒钟的死寂无声,雨就下来了。饥渴的禾苗亢奋地迎接尊贵的客人。“吧嗒——吧嗒——”。小雨点飞进了稻叶的怀抱,晶莹透亮,亲吻,跳跃,或融化,或蹦到根下,献身泥土。

风在雷声中起舞,在闪电中呼啸,刚才还昂立在村头的樟树,现在已歪斜了身子,晃起了枝丫。那一片红土地上刚开花的花生也倒伏在地,几片淡黄的花瓣似蝴蝶破茧而去,随风飞舞。

从云层里抽出的雨丝,细细的,密密的,像早年乡间面坊的挂面漫天抖落。转眼雨丝膨大,变成了雨柱,砸在水泥做的田坎上,一朵朵水珠结成的花瓣争相绽放,“哗哗啦啦”,奔向了田里,如欢呼,若钹鼓,似奔马,汇成暴风雨的交响。

雨与雨的摩擦,雨与大地的交融,生出了水雾,风吹不散,如丝如缕,若隐若现,为乡野贯天接地的雨网笼上了羽衣……

这是一幅杂乱的图景,没有蓝天白云那份恬淡悠闲,没有风和日丽那份自然清新,雷鸣电闪使人心惊肉跳,风雨交加让人避之不及。也正因为这样,才让人们知道,大自然存在着如此不可阻挡、摧枯拉朽、改变世界的神奇力量,进而怀有深深的敬畏,或者不得不心怀畏惧。所谓暴雨成灾并非它的错,恰是人类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承接它的恩威并重、宽严相济。

风和日丽是人们的企盼,电闪雷鸣是自然的和声。

大江网:http://www.jxnews.com.cn/jxrb/system/2011/06/17/011690587.shtml